当前位置:首页 >
智能电网新能源战略:安全性和成本是两大考量 2009/5/25

       一项针对新能源企业和行业的扶持政策何时出台,仍被寄予厚望。 与新能源利用直接相关的智能电网应用,开始提上讨论日程。

  这项被称作电网2.0的技术,在美国总统奥巴马的“能源新政”中,已被作为一项战略推出。它带来的一项直观便利在于,在家中接入智能电表,通过电子控件与电网相连,及时感知波峰波谷电价,自行调整用电策略。

  更多的一连串效应还在于,减少电网高峰负荷、提高电网可靠性、方便可再生能源接入电网等等。

  “2008年我国社会用电总量近35000亿千瓦时,若实现电网信息化,将可直接减少配电输电用电等环节的能源损耗,每年因而节省5%至10%左右的电力资源,接近2000亿元人民币。”5月18日,在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主办的“中国智能互动电网发展战略研讨会”上,中科院科学时报社首席经济学家武建东告诉本报记者。

  推算出来的数字,看上去很诱人,但是仍需接受检验。

  智能电网呼吁

  今年年初,奥巴马上台5天之后,美国白宫即发布了《经济复兴计划进度报告》,美国政府宣布未来3年内,将为美国家庭安装4000万个智能电表,同时投资40多亿美元推动电网现代化。

  美国能源部部长朱棣文最近也表示,奥巴马总统已宣布向美国企业提供24亿美元,用于制造插座式混合动力车和车用电池,与此同时,美国能源部也在加强车用电池的研究。

  “这表明美国已经强行启动了制度性的智能电网改造计划,并力争占领该领域的制高点。”武建东表示。武是我国较早倡议建立智能(互动)电网的专家之一。刚刚完成了一份名为《中国智能互动电网发展战略报告》。

  武初步估算,为实现电网数字化,2009年起,我国需要更新百万个以上变电站,将3000万块至5000万块电表更改为智能电表。

  为实现这个升级,武建议,借鉴欧美经验,在我国营建与欧美略有不同的“电力光纤复合电缆电网”。在该光纤电网基础上,传播“宽带”信息成为了可能。武指出,“根据政策开放程度,今后电网将逐步开放宽带、电视盒通讯等业务”。

  智能电网的便捷还有利于分布广泛的新能源,“可供太阳能、风能、地热能等及时接入电网,介入过程可以自行控制”。

  “在那时候,只要终端安装足够多的插座和电池,不同用户即可根据偏好,随时为自己的电动车、空调充电”武乐观展望。

  优势及支持者

  按照武的设想,为推行国家互动电网的战略改造,需要从目标到手段上进行系列变革。

  在目标设定上,需要对现有政策做出调整:使智能电网超越特高压成为中国电力发展的首要目标,并据此确定相关战略投资计划。

  据了解,目前在我国已经确定的电网发展战略是“一特四大”,即以大型能源基地为依托,建设由1000千伏交流和±800千伏直流构成的特高压电网,形成电力“高速公路”。在以特高压电网为骨干网架的电网基础上,目标才是进一步追求电网的智能化。

  武认为,若高层通盘考虑后,战略方向的及时转变是值得的。并且他认为我国发展智能电网还存在以下诸多优势。

  体制上,依托于现有电网,我国电网变革比美国的大规模变革更有优势;基础上,我国电子行业的基础建设和装备制造能力要比美国先进得多或实力相当,具备实现智能电网的物质基础。

  南方电网公司通信中心副总工程师赵曼勇对电网智能化的实际价值深有体会。她介绍称,由于较早进行了电网的局部智能化改造,在08年初那次雪灾中,他们的电网系统及时查出了贵州某化工厂的供电线路所在,组织人员24小时抢修,避免了重大化工气体的泄露危险,“如果没有智能化帮忙,一天内靠人工完成几乎不可想象”。

  新能源企业也对电网智能化改造表示了莫大兴趣。江苏江阴一家光伏企业工程师告诉本报,与传统电网相比,智能电网具有更为强大的兼容性,为分布式可再生能源发电的发展,创造了更大的可能,“而一旦智能电网建成,国家通过政策鼓励家庭和企业安装小型高效的可再生能源发电设备,并支持消费者购买或出售‘绿色电力’,这对新能源行业将是利好”。

  在18日会上,来自IBM中国区的一位业务发展负责人开始了推销IBM美国在参与建设智能电网方面的成就。

  两大考量:安全可靠和成本

  优点看似好多,但近期对智能电网的评估,官方表示,尚需进一步判断。

  在18日会上,来自国家能源局、中电投等单位相关部门负责人发言时,虽对新能源和电网优化做出肯定性判断,但并未对智能电网建设战略做出直接回应。

  国家电监会政策研究室主任俞燕山表示,从国外先例看,智能电网,技术上的可能性没有问题,需要统筹考虑的主要是经济合理性、政策管理协调性等等。

  2005年俞曾考察过美国智能电网相关情况。他介绍称,按照当时的物价水平,换一块智能电表,单成本费用就要143美元,当时美国的情况是政府和企业都不负担这笔费用,而是分若干次从用户电费支出中扣除。

  谁来投资也是个大问题。“单看电表数,当时美国人的判断是需要装人口总数的一半以上。按每个电表143美元,我国一半人口约6亿人计算,将是5000多亿人民币的投资。这不是个小数目,并且还不包括其他基础设施投资”。俞燕山表示。

  作为电力监管部门代表,俞表示他们最关心的是两点:一是这张电网是否安全可靠,是加强还是削弱;二是建设成本及最终输电效率如何,“因为输电的环节,最终都会传导分摊到用户身上,这需要慎重”。

  因此从政策可行性看,俞表示,如果国家真欲将建设智能电网作为战略目标,推行起来应该没问题,“但问题是电网作为重要的能源基础设施,任何战略出台都会很慎重,如果方向不对,就麻烦了”。

  对于智能电网是否真的如前所说,可以节约能源,需要从数据上寻找初步答案。能源转化率是重要的参考数据。目前我国的能源转化率平均为38%,3个单位在输电环节浪费掉,用电环节由于冰箱等未100%工作,造成13个单位浪费掉,最后被实际使用的为22个单位。

  “显然智能电网即使推出,也不能解决发电效率的问题,而是在需求侧进行用电管理,而后者和电器等诸多综合水平有关系。”俞分析说。

  与此同时,对于美国的经验,则需要进一步微观考察。

  美国有200多个小电网,电网容量比较小,比如加州才4000多万千瓦容量。“因此,他们对分布式的、可再生能源吸纳能力强,电网的抗冲击性也比较好。”俞燕山表示,“而我国只有南北两大电网,单国家电网就达几个亿的容量。如此大的容量,吸纳可再生能源,并非一定要靠智能电网”。

  一位业内人士并不乐观,他表示,十年前就有我国电信网、计算机互联网、有线电视网三网合一的失败,此次要推动,难度不亚于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