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电监会:推进电力改革方案将提交国务院 2009/5/6

 

    据电监会人士透露,两个推进电力市场发展的文件正在起草和修改过程中。

    电力改革正在悄然启动。昨日上午,国家电监会在京举行的一场新闻发布会更被很多业内人士看成是电力改革之前发出的对电力市场大整顿的一个信号。

    据电监会人士透露,《关于加快电力市场建设意见》和《关于推进电力用户与发电企业电能双边交易工作的通知》两个文件正在起草和修改过程中,不日将提交国务院审议。
      
现在是启动电力改革的最好时机。一位业内人士告诉本报记者,近期高层的种种举措都表示,电力改革正在悄然启动。

   电力改革时机成熟

   当前,深化电力改革,建立电力市场的条件基本成熟。在昨日的新闻发布会上,电监会负责人还表示,电力企业和电力用户迫切要求建立电能交易的市场机制。
     3月6,工业和信息化部、国家发改委、国家电监会、国家能源局联合对15
家符合国家产业政策的电解铝企业开展直购电试点工作,同时取消各地自行出台的优惠电价措施,合理调整峰谷电价等需求管理措施。这一系列措施的出台,也被外界解读为电价改革悄然启动的先行标志。
    电力
体制改革最核心的部分就是电价改革。今年的两会上,理顺煤电价格关系也被首次写入《政府工作报告》:推进资源性产品价格改革。继续深化电价改革,逐步完善上网电价、输配电价和销售电价形成机制,适时理顺煤电价格关系。让很多电力企业对于未来的电力改革充满了期待。
    2002
年以来,虽然我国的电煤价格是放开的,但电价一直却是受政府管制。两年来,电煤价格已经累计上涨了二至三倍,而同期电价只提高了不到40%
    
电煤价格大幅上涨,而电价却纹丝不动,使得整个电力行业几乎全行业亏损,虽然政府在去年71日和820两次上调了电价,但仍未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去年五大电企亏损额达到325亿元。为此五大电企联手向煤企和发改委施压,希望降低电煤合约采购价。
    
电价改革之所以没有进展,其中最为关键的因素是,政府担心电价的稍稍涨幅,可能会加剧通货膨胀。而现在的情况是,今年2月份CPIPPI均为负数,3月份的CPIPPI仍为负数。CPIPPI指数的双双下降为电价改革带来了契机。

  改革关键是核定合理的输配电价

  电力改革的关键是以电价为核心。而电价改革的关键则是理顺电价的形成机制。国家电网公司北京经济技术研究院副院长胡兆光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当前我国还没实现输配分开,输配环节还没有做到独立核算,也没有独立的输配电价,严重制约了电力的跨省跨区交易和资源的优化配置。
    
不过,也有专业人士表示,输配是否分开仍然不是改革的关键。中国电力(1.82,0.04,2.25%)报的一位资深人士告诉记者:电力体制改革不一定要将输配分开,无论是输电还是配电,都是自然垄断,再分开也是垄断的。
    
他认为,电价改革的关键是核定合理的输配电价,一旦有了输配电价,就有打破单一购买者的市场条件,实现多边交易。同时,如果确定了输配电价,上网电价和最终售电价格就能够由市场竞争形成,也能够理顺煤电价格关系。
    
近日,关于电价即将上调的传闻非常多。昨日,华润电力(16.9,0.42,2.55%)控股有限公司管理层称,4—5月份电价就可能上调。最大的可能是先上调销售电价,将去年因上网电价上调2分钱导致的差额部分补齐,而上网电价的调整则要视电煤价格走势而定。
    
华润的这位管理层人士表示,将于4—5月落实综合的电价改革计划,当中包括上调电费。而对于华润电力来说,电价如果每度上调2—3分钱人民币,是可以接受的水平;将为公司每年带来最多40亿元人民币的额外收入。

  以大用户直供为突破口

  有消息人士指出,由国家电监会、发改委、国资委各自领衔的电力市场建设、电价改革及主辅分离三项改革,均有望在今年获得进展。
    
电监会将继续推进电力市场建设,以大用户直购电试点为切入点,逐步建立规范的双边交易市场。国家电监会政策法规部副主任孙耀唯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这项改革前期在吉林及广东进行点对点试点,今年将会在内蒙古进行区域试点。
    
记者从昨日的新闻发布会上也了解到,电监会还将在近期推动内蒙古和福建电力双边交易试点,力争上半年启动部分省区平台试点。孙耀唯还表示,试点前期为政府主导,而最终的目标是通过发电市场平台,允许发电企业和用户进行直接交易。
    
今年3月,国家电监会等四部门联合发布《关于开展电解铝企业直购电试点工作的通知》(下称《通知》),将15家电解铝企业纳入直购电试点范围。这15家试点企业主要集中于云南、贵州、广西、四川、山西、内蒙古、陕西等能源富集区。

  对于纳入试点的企业来说,今后不必再统一从电网企业购电,在支付电网企业一定过路费”(输配电价)后,可以直接从发电公司以较低价格购电。

   由于输配电价协商未能达成一致意见,试点范围内的企业与电企迟迟未能签下直购电协议,反而是试点范围外的企业率先签下首单,4月中旬,在河南省政府的协调下,河南十几家电解铝企业与多家电厂率先签订了直购电协议。
    
电监会表示,在跟踪分析的过程中,发现有部分省份是借直购电试点为名,行擅自优惠降低电价为实,影响了电力市场的秩序。为此,3月中旬,发改委等三部委联合下发通知,要求各地在315全面停止对高耗能企业实行电价优惠。
    
在试点的过程中,很多省份自主出台了直购电试点。国家电监会市场监管部副主任常建平表示,电监会与发改委正在共同调研分析这些问题。不过,他同时强调,直购电试点,作为电价改革的主要组成部分,要继续推进。现在电力形势,是大用户直购电的有利时机。